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局座”张召忠:过去骂我的挺多 现在黑转粉了

45度角自拍、不带美颜和滤镜,顶着整齐大背头的张召忠穿着蓝色衬衣笑呵呵的和网友在秒拍上互动,鬓角上的道道皱纹看得明显,他自嘲“自己长这样就应该实事求是”。

2016年10月24日,他点击发送了第一条微博。24小时,吸引百万粉丝,这是64岁的张召忠交出的成绩。在网上,他还有另一个称呼更为网友津津乐道———“局座”。

退休前,作为军事专家和国防大学教授的他,曾因为一些言论备受争议。去年7月,结束了45年的军旅生涯后,这个白羊座老干部开启了一段繁忙的网红之旅。开通微信公号,很快收获百万粉丝,在B站直播,成为“站宠”,高峰时在线观看人数一度达到75万。但是他“一直拒绝投资进来,怕失败了对不起人家。”

“来自东方的一股神秘力量”、“中老年网红第一人”,游走于网友这些称呼之间的张召忠玩互联网玩的风生水起,他说,“想通过新媒体与年轻人交流,引导他们关心国家、国际大事。”

“我对新生事物很敏感,都想尝试”

“很多意见经常被90后否决”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10月24日发布第一条微博“巧遇”联合国日,选择这个时间是有意还是无意?微博注册、发布都是您自己亲自操刀吗?

张召忠:纯属巧合,注册之后才反应过来是联合国日,就说一句“祝愿世界和平”。

注册、发布目前是团队帮我运作,但这是个人微博,撰写和内容确定是我自己。我正在学习,主要担心出现错误。

我们有个局座召忠微信公众号团队,他们在运营张召忠开讲微博,所以都是这些年轻人教我折腾微博。

深读:很多细心读者发现您第一条微博未配自拍删过再发布,是已经掌握了一些发微博、赚阅读的小技巧?

张召忠:我本来打算自己发,但发现有难度,就不敢发了。发布频率没有规律,主要是想跟大家展开互动交流,披露一些个人信息和活动情况。我的业务活动讲学节目预告等都在张召忠开讲微博发布。

深读:对微博、直播、小视频这些新生事物,您主动还是被动接收多一些,对他们的传播效果有自己的理解吗?

张召忠:我对新生事物很敏感,都想尝试。微信公众号粉丝快93万,算是成功了。直播了几次,也有感觉了。小视频会弄了,发布也会但就怕出错,这方面正在向年轻人学习。我都是主动接受,我一直保持和90后思维同步,不能落后。

我们团队是反着的,我要做什么事情先问年轻人,都是九零后多,他们说不行的就直接被否决,我的意见经常被否决。

想通过新媒体与年轻人交流

“我不装,我在做真正的自己”

深读:微博是成熟多年的社交平台,为什么时至而今才进入?在微博上,对主题、形式、推广上有过简单规划吗?

张召忠:退休前现役军人不允许开微博,这是组织纪律。退休后有个过渡期,我想过两年再说。现在两年快到了,小伙伴们催我赶紧开。

我开微信公众号、开微博都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完全没有规划,一直拒绝投资进来,就是怕失败了对不起人家,这样成功与失败都没关系,自费玩儿。

深读:面对4条微博粉丝百万的热度,在发之前有想到过吗?微博转发评论那么多,会不会有选择性地回复?

张召忠:我没有感觉惊奇,感觉很正常,因为我一直在这个新媒体圈,很熟悉了。很多媒体采访,大都拒绝了,不喜欢太张扬,微博是个人互动的平台,没必要搞成多大的事儿,我主要是想跟年轻人交流。

微博中的很多功能我还不会,也没有时间学习,天天更新微信公众号,还有电视节目,牵涉我太多精力。目前还没有回复,几万条评论,看完都很难。以后会选择性回复,慢慢来,大家不要要求太高。

深读:您认为自己身上的什么特质,吸引着百万粉丝追随?

张召忠:我对年轻人浪费青春做一些没有益处的事情感到很可惜,总想跟他们说点什么,最近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新书《进击的局座:悄悄话》就是送给年轻人的礼物。我想通过新媒体与年轻人交流,引导他们关心国际大事、国家大事,有一个很高的格局。

我吸引年轻人的一点就是我跟他们是一伙儿的,我能跟他们聊到一块儿,我能说真话不说假话,讲故事而不是动辄训人,我不装,我在做真正的自己。

微信公号现已拥有十余人团队

“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深读:参加电视节目超过24年,您对自己的受众群体有过分析吗?在国民的国防教育进程里,对于自己在其中的作用,作何评价?

张召忠:我的受众群体老中青少都有,没有特定的群体。

我是最早进行电视国防教育的,现在转场到网络和新媒体,主要是迎合年轻人。

我所发挥的作用,就是总能引领潮流,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最早做电视评论,第一个战争直播,第一个退休后搞新媒体,还风生水起。

深读:从传统的报纸电视到互联网、社交及直播平台,战场的衔接与过渡,是怎么做到的?在国防教育的事业上,除了自己,有想过组织团队或者拉动其他军事专家吗?

张召忠:退休前主要是传统媒体,因为那是工作需要。

退休后转战新媒体,是追随年轻人,为年轻人服务,因为他们是祖国的未来。

开微信公众号我现在已经拥有十来个人的团队,还正在招聘人才,我都是凭借一己之力,没有外援,没有捐助,没有官方拨款,没有经济来源,与别人合作怕难以为继,也无法给别人付报酬,所以不可能跟别人合作,因为这是个人微信公众号和微博。

微信粉丝百万 阅读量连续两天突破1000万

“打字速度比很多年轻人都快”

深读:60多岁的年龄,现在每天的学习时间多长,主要方向是什么?现在的学习方式主要是看书还是通过电脑?电脑应用程度如何?

张召忠:昨天我从下午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半才结束录像,有时候赶到凌晨两三点钟,每天正常的都是十二点结束。

军人干事情雷厉风行,十个多月来微信公众号天天下午五点更新,风雨无阻,节假日仍然保持更新。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大家看到的是现在的收获,微博很快突破100万,阅读量连续两天突破1000万,微信正在向100万进军。

好像每个人都在惊诧,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一把辛酸泪,太多的付出,太多的苦难,太多的金钱和经历的投入,这些只有自己知道,大家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东西。

看书时间少了,每天更多的看手机,快一年了没看电视,看看报纸了。

电脑的应用软件都没有问题,打字速度很快,比很多年轻人打字都快,使用手机很熟练,很多APP也常用,新媒体现状与发展趋势比较熟悉。

深读:毕竟年纪渐长,您会怎样让自己保持状态?打算再干多久彻底退下来?还有什么愿望去实现吗?

张召忠:没有规划,这个年龄说不好,所以也就不规划,只要身体允许就尽量坚持。但十个月来有过几次生病,也都挺过来了,没有中断更新。

我的愿望就是希望让更多的年轻人进入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用我的正能量影响他们,让他们多学习一点军事科技知识,了解一些世界战略形势,避免走弯路走错路,为将来上学、就业、当兵、成才奠定基础。

“现在很少有人再黑我了,黑转粉了”

深读:跟现在的年轻人交朋友,您认为最核心的要素是什么?对于一个退休了的军事专家,您怎么定位自己当下的角色?

张召忠:最核心的要素是平等,不装,不要盛气凌人。

人与人之间不存在高低贵贱,只要平等一切都好说。工作生活中我对普通人一向很好,所以这是我的做人习惯,我尊重那些依靠个人努力和辛苦劳作为社会做贡献的人,比如清洁工、司机、保姆、工人、农民、士兵等等。平凡之处见精神,我一向认为他们是最应该受到尊重的人群。所以,我说话的基准就是必须让他们听懂我的话。

过去网络上骂我的人很多,诬陷我的很多,黑我的也很多,没关系,我都看,也不生气,死猪不怕开水烫。我的方法是从来不回应,从来不对骂,从来不解释,你们黑我挺累的,不用了,我自己黑自己好吗?所以我跟他们志同道合,成了朋友。

[1.jpg]

现在很少有人再黑我了,黑转粉了。这个转变过程说明,真诚很重要,虚情假意谁都明白,没人买账。世界已经变了,用过去的那些思维方式做事方式跟年轻人交流,很多人不买账,我们必须学习新的交流方式和方法。

深读:“局座”称呼这么久,感觉您也乐于接受,您是怎么评价这样的一个“爱称”?

张召忠:局座是自黑的一种方式,既然你们这样叫,我就从了你们,仅此而已。不要追究其内涵,没有意义,习惯成自然,现在大家不就习惯了吗?

要懂得幽默,这是年轻人的表达方式。比如我说各位网友大家好,他们就会发弹幕说各位玩意儿大家好。我经常看弹幕,因为那才是年轻人表达方式,直言不讳,童言无忌,没有客套和包装。

深读:看报道说您化妆自理、地铁出行?

张召忠:万事不求人,生怕给别人添麻烦,特别讲究守时,特别讲究信用,这些习惯是一生养成的,其中军人的训练和素质很重要。

再就是受苦出身,没有家庭背景,一步一步靠自己努力,所以每一步生怕走错,没有捷径,没有依托,全靠自己。

深读:从出身微寒到电视军事评论员、海军少将,您怎么看待自己的转折和身份跨越?

张召忠:从农民到军人,18岁是个转折点,否则我还在家种地呢。从军人到大学生是我人生中转折点,22岁,让我眼光从军营放眼世界,开阔了许多。从外语翻译到科研人员也算是转折,让我成为懂外语又能进行科学研究。

后来,我开始进军电视评论领域。这让我对传统媒体驾轻就熟。

退休是个转折,退休后无官一身轻,无职无权特别放松,可以以社会普通公民和退休老人的身份进行社会活动,不代表任何单位和团体,这就游刃有余了许多。

开办新媒体是个转折,完全与年轻人同步,跟他们交流没有任何代沟,自己也感觉年轻了许多。人有两个年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生理年龄无法左右,谁都会慢慢老去,但心理年龄可以通过学习去调节,我正在尽力去做。

拒绝写自传 “只有伟大的人才写自传”

深读:什么样的机缘进入到电视评论领域,为什么会坚持那么久?

张召忠: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贵人相助很重要,没有他你根本不知道门在哪里。黑夜中摸索需要付出很多牺牲。

做电视坚持了24年从未间断,现在我有意大量减少电视节目,虽然事实上并没有减少。主要是有人请,有人不断地邀请。电视的检验标准就是收视率,这个很直观,我的收视率一直名列前茅,不管做什么节目必然居第一。为什么收视率高,因为我努力,不间断学习,跟随潮流,契合社会需求。

深读:这样转折的人生轨迹,有什么人生经验传授给年轻的粉丝们吗?

张召忠:传授给年轻人什么经验?很多人要我写自传,我感觉只有伟大的人物才能写自传,而我不是那种伟大的人物。

这次新出版的《进击的局座:悄悄话》完全是面向年轻人的读物,里面很多都是我的人生经历,我讲的任何东西都不是心灵鸡汤,我从来不会将讲别人讲过或者照搬他们的,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年轻人可以看看这本书。我出版过二十多本书,我老伴儿从来不看,只有这本书,刚拿到样书她就爱不释手,天天抱着看,这说明不仅年轻人喜欢,老年人也喜欢。

文/实习记者 明廷宝 记者丁雪

新媒体编辑/李京伟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